城投運營 投融管理
返回首頁

增強銀行業綠色金融業務發展的可持續性

時間:2019-04-30 08:21編輯:admin 來源: 閱讀:338 評論:0條

近年來,我國綠色金融不斷取得突破性進展。銀行業金融機構是推進綠色金融發展的市場主體,研究表明,綠色信貸對高污染企業具有顯著的融資懲罰效應和投資抑制效應,有利于促進經濟轉型升級。2018年我國本外幣綠色貸款增加1.13萬億元,占同期企業及其他單位貸款增量的14.2%,年末余額8.23萬億元,同比增長16%,占社會融資規模存量的4.1%。當年我國貼標綠色債券發行量達到2826億元,同比增長12%,繼續領跑全球綠色債市場。從機構看,銀行業為主的金融機構連續三年成為綠色債券的最大發行人;從發行市場看,近75%和73%的國內綠色債券通過中國銀行間債券市場發行和交易。同時,由于我國綠色金融政策體系尚不健全,銀行業機構也存在內生動力不足問題,制約了綠色金融業務的持續深入發展。應以銀行機構為著力點持續推進改善綠色金融發展環境,采取推進銀行綠色信貸業績評價管理、完善綠色項目統一標準體系、推進綠色發展領域體制機制創新、發揮地方政府主導作用等措施,增強銀行綠色金融業務發展的可持續性。

銀行機構綠色金融業務發展面臨的問題

(一)綠色金融法規欠缺,銀行內控體系有待健全。我國尚未發布有關綠色金融的管理法規,現行制度以規范性文件為主。如銀監會2012年印發《綠色信貸指引》,要求銀行業金融機構從戰略高度推進綠色信貸,加大對綠色、低碳、循環經濟的支持,從組織管理、政策制度及能力建設、流程管理、內控管理與信息披露等方面完善相關信貸政策制度和流程管理,建立環境和社會風險管理體系,有效識別、計量、監測、控制信貸業務活動中的環境和社會風險。人民銀行2018年實施《綠色貸款專項統計制度》,對綠色貸款專項統計實施管理引導,要求銀行業金融機構具備數據質量管理機制或確保數據準確可靠并經人民銀行確認后方可申報綠色貸款專項統計數據。同時,人民銀行啟動對法人銀行綠色信貸業績評價工作,并將綠色信貸績效和綠色債券創新情況納入MPA考核。相關制度文件對銀行開展綠色信貸業務指導性較強,而強制執行性不足,銀行缺乏綠色金融法規約束和利益激勵,部分銀行機構雖然提出遵循綠色發展理念,但從內控體系有效性角度審視,相關措施的具體性和約束性不足,如未發布體現本行綠色發展義務的內部控制文件,未提出發展綠色業務的目標、措施,未明確承擔綠色合規性審查的責任人員、責任部門,信貸政策對落實環境與社會風險管理責任的具體要求體現不足,銀行機構因向環境污染高風險企業提供融資而被司法判決承擔連帶環境破壞責任的案件時有發生,銀行機構自身活動中未明顯突出綠色低碳目標,僅少數銀行按年度主動披露履行環境義務的社會責任報告。

(二)專業人才缺乏,綠色金融業務發展不平衡。我國綠色金融通用標準體系尚未健全,現有綠色金融制度體系難以對銀行機構識別綠色項目和綠色企業提供充足的操作性指導,同時,提供綠色項目評估服務的第三方機構數量不足,綠色信息不對稱問題較為突出,銀行機構開展綠色信貸業務過程中,綠色項目的識別和標準適用及項目財務可持續性評估等對銀行信貸人員專業能力要求較高,而地方中小銀行普遍缺乏相關專業人才,難以有效實施綠色信貸項目的識別、標記和績效考核,導致銀行開展綠色項目儲備的動力不足,部分小型法人銀行未能開展綠色金融業務。從綠色信貸業務總量和法人機構分布情況看,綠色信貸業務總量占社會融資規模余額的比重仍然較低,綠色信貸業務銀行間分布不均衡,截至2017年末,五大國有銀行綠色信貸占比達55%,地方中小銀行占比不足30%。部分地方小型銀行不具備全面執行綠色信貸統計的技術條件,綠色信貸業務存量小、增量變動偶然性較大,申報綠色信貸統計的主動性不強、準確度不高。

(三)產品創新不足,綠色信貸決策未形成標準化流程。當前,我國除部分試點地區開展綠色金融改革探索外,尚未形成成熟的綠色金融產權要素交易市場,銀行機構難以環境權益要素創設授信融資產品,未形成國家標準綠色項目數據庫,且綠色項目往往存在投資期長、收益率較低、融資成本不具明顯優勢等特點,銀行機構對綠色項目提供的信貸融資仍主要以傳統的抵質押方式為主,較難獲得銀行長期授信。從銀行信貸政策和信貸決策流程看,除個別銀行建立了獨立的綠色項目識別和信貸標準(如赤道銀行原則)外,大部分銀行未建立自身綠色項目的銀行信貸標準,也未根據現行綠色產業目錄、綠色信貸統計標準研究相應的項目識別和融資標準,在信貸項目儲備、信貸調查、貸后審查等環節未主動適用相關標準要求,現有信貸流程中未明確體現綠色化評估環節對信貸決策的影響,項目自身風險和外部風險補償政策對銀行信貸決策影響較大。

推動銀行綠色金融業務發展的政策建議

(一)盡快建立綠色金融標準體系。建立綠色金融標準體系的目標是建立國內統一、國際認同、清晰可執行的綠色金融標準,為行業規范發展提供明確的指向和依據。應按照急用先行的原則,優先建立健全全國通用基礎標準、統計與信息共享標準等。通用基礎標準方面,2019年3月國家發改委聯合七部委發布了《綠色產業指導目錄(2019年版)》(以下簡稱《目錄》),下一步,六大產業的主管部門應盡快以此為基準,研究制定更加細化的綠色項目標準,統一綠色債券發行認定標準,對項目按照《目錄》范圍進行評估、賦值和貼標,為建立國家綠色項目庫提供基礎技術標準。統計與信息共享標準方面,一是應以《目錄》范圍為準對《綠色信貸統計制度》的統計范圍進行相應調整;二是完善綠色金融統計制度,建立統一的綠色保險、綠色基金、綠色投資統計標準,為綠色金融產品的融合發展和風險監測提供基礎條件。

(二)加大力度推進綠色發展領域的體制機制改革創新。一是應推進政府公共信息公開,將發改、經信等部門掌握的綠色產業項目、環保部門形成的企業環保執法和評價信息納入公開范圍,建立向社會公眾、金融機構無償開放的社會信用信息共享平臺,完善環保失信企業聯合懲戒機制,同時將企業環保獎懲情況納入金融征信系統,促進信貸資源更多向綠色項目配置。二是建立對綠色項目的大數據管理機制,按照屬地管理原則,對行政區域內的綠色項目由該區域行政主管部門認定并納入綠色項目數據庫,有利于提高金融機構對接項目融資的進度。三是強化對金融機構的信息披露要求,如要求銀行按年度開展環境與社會風險自評估并公開評估結果。四是完善激勵機制,增加銀行體系綠色信貸資金來源,如根據綠色項目評估等級實施差異化銀行綠色資產風險權重制度;對滿足特定綠色信貸業績評價要求的法人銀行機構實施綠色信貸再貸款支持等制度安排。

(三)有序推進對銀行綠色金融發展業績的評價管理。一是不斷完善銀行綠色信貸業績評價制度,適當提高對銀行綠色內控制度體系健全性、有效性等定性評價的權重;二是在將綠色信貸業績評價結果納入MPA考核的基礎上,有序提升評價結果在考核體系中的權重;三是根據銀行金融業務多樣性程度,逐步將銀行從事的非信貸類綠色業務、銀行自身綠色表現等因子納入評價體系,將綠色信貸評價最終發展為銀行綠色發展評價。金融管理部門通過持續開展擴面增量的綠色金融發展管理和評價,可引導銀行從完善發展綠色金融的基礎機制入手,推動銀行將綠色發展理念融入企業愿景、發展戰略、信貸文化、政策制度、管理流程、產品服務等各個環節,并建立起一套行之有效的綠色金融長效發展機制。

(四)在綠色金融創新發展方面地方政府可發揮推進作用。“自下而上”開展改革探索是我國發展綠色金融的創新性舉措,地方政府應進一步發揮在區域綠色金融改革創新中的主導地位,可明確地方金融主管部門在落實綠色發展理念、制定地區綠色金融發展規劃、協調職能部門推進綠色發展體制機制改革、聯合中央金融主管部門推動綠色金融產品創新等方面牽頭開展以下工作:一是牽頭有關部門摸清本地綠色發展的項目基礎和綠色風險情況,找準綠色金融的“發力點”,在涉農涉海經營權、排污權、碳排放、水資源及生態旅游等環境權益賦權和搭建交易平臺方面加快改革探索;二是協調推進綠色項目信息共享,健全綠色信用體系,聯合建立綠色金融風險監測和防控體系;三是完善針對綠色金融的政策激勵、擔保增信措施,將銀行機構綠色金融業務發展情況納入政府對金融機構年度發展目標績效考核范圍。

作者: 鄒德志 ?來源:金融時報

 




------分隔線----------------------------
相關文章
熱點專題









甜蜜享受送彩金